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研討 > 正文

“從世界看中國——《世界中國學概論》出版座談會”在滬舉行

發布日期:2021-12-16

    12月7日,從世界看中國——《世界中國學概論》出版座談會在上海社科院舉行。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徐炯、上海社科院黨委書記權衡研究員、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黨組書記王為松分別致辭。

 

 

    徐炯指出,中國與世界、世界與中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度地交織在一起,這種交織使海外中國研究呈現出兩個越來越明顯的趨勢。一是,越來越多的國家及其學者參與到中國研究當中來,除了日本、法國、俄羅斯、美國等傳統海外中國研究重鎮之外,原本被視為中國研究“荒村”的亞非拉國家也越來越多地開始研究中國、了解中國,中國研究已經日益顯示出世界性。二是,中國學研究的廣度和深度不斷拓展,不再局限于傳統的中國語言文學和歷史的研究,也不再局限于研究中國近現代史。許多學者開始將關注和思考轉向當代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民族、語言、社區社群、婚姻家庭、心理等問題的觀察與研究,即使是沒有轉向的學者也致力于開拓新的研究領域。這種轉向反映了國際社會對于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創造的舉世矚目的增長奇跡的高度關注,也為國內相關研究提供了深廣的富有啟發性的他者視角。從這個意義上說,《世界中國學概論》的出版可謂正逢其時。

 

 

    權衡認為,書中提到的這些問題都是“世界之問”。通過回答這些問題,對我們理解怎么樣構建世界中國學或者海外中國學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基礎,作出了非常重要的開拓。他認為該書具有以下幾個特點:第一,秉持了跨學科、通內外、貫中西的新文科精神。第二,體現了平等文明對話精神。“中國與外部世界關系,過去這個話題都是以西方人為主導的,F在中國人不僅可以講,而且可以平等對話,這開了一個很好的先例。”第三,體現了對如何建設世界中國學這門學科的開拓性研究。世界中國學是什么?它既不等同于傳統漢學,也與現有學科存在交叉。如何構建世界中國學學科體系,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王為松認為,《世界中國學概論》兼具視野宏闊與文字親切的優勢,使其社會受眾更為廣泛,進而引發對中國和中國研究的興趣。作為世界中國學的研究內涵之一,對世界關于上海的研究有助于上海承擔中外交流對話的責任,在新時期成為中國面向世界的窗口。

 

 

    《世界中國學概論》第一作者、上海市社聯主席王戰介紹了該書撰寫的背景和主要思路。談及寫作該書的初衷,王戰表示是因為受到一個“刺激”:“在第六屆世界中國學論壇上,印度華裔學者譚中提出了一個問題:海外中國研究為什么不看中文書?對中國問題所有結論性的東西都是西方人提的,中國人在整個漢學和海外中國學當中的地位不值一提。‘譚中之問’對我刺激很大。”據王戰介紹,該書共包括七章,嘗試通過回答譚中之問、湯因比之問、李約瑟之問等探索七個“謎”:解釋中國的話語權之謎、中華文明傳承之謎、歷史大分流之謎、康氏長周期之謎、社會主義之謎、中國道路之謎、絲綢之路傳承與當代發展之謎。

 

 

    會議上下半場分別由上海社會科學院世界中國學研究所所長沈桂龍、副所長周武研究員主持。會上,上海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黃仁偉、張兆安,上海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所長方松華、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所黃凱鋒出席會議并發言,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社長佘凌做出版介紹。專家學者充分肯定了《世界中國學概論》采用跨學科研究方法,集理論深度、問題意識和豐富史料于一書,是向世界表達中國聲音的重要方式,目錄編排寓意深刻,是站在中國的立場、在學理基礎上與世界交流,由中國學術界闡述中華文明的世界性意義和中國社會進步發展合理性的力作,是中國學界充分文化自信所發出的聲音,今后國內外關于中國研究的對話也需以平等、文明、互鑒、互利的形式進行。與會學者對《世界中國學概論》的再版表示期待,并提出智識建議。

 

    世界中國學這個學科是全新的,但是這個學科的淵源可以往前追溯幾百年。那么,《世界中國學概論》這本書和別的書有什么不同呢?上海社科院原副院長黃仁偉研究員認為,該書最大的特點就是突出了中國學的當代性。“早期漢學實際上研究的是當時的中國。后來,美國的中國學主要研究的是冷戰時期的中國。美歐研究的中國學控制了對中國整個理論形象的構建。在這樣的語言環境下,中國的形象是別人塑造的,中國的道理是別人在講,中國人自己卻沒有發言權。這種西方主導中國研究的現象不應該再繼續下去。”他表示,中國學是當代中國研究的基礎研究,是當代中國形象的基礎來源。“中國學的當代性要和中國學的歷史性結合,要和中國學的世界性結合,要和中國發展的規律性結合。如果做到這三個結合,中國學就開辟了中國在世界上的話語權的新的制高點。”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中國學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唐磊研究員指出,《世界中國學概論》一書的亮點就在于,它以回答問題的組織方式、切入方式,引導學生加強對中國研究的問題意識。同時,這樣一種以問題切入的方式也可以把中外學者的思考、成就、觀點都吸納進來,形成一種理性對話,而這恰恰是世界中國學需要做的一件事,也是我們用學術方式講述中國故事很寶貴的一次嘗試。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國學研究所所長武心波研究員認為,《世界中國學概論》的問世對中國學學科建設具有突破性意義。它極大地豐富了中國學的概念,使得中國學既有本土的內涵又有世界的外延。同時,該書不是單純地做中國故事的宏大敘事或者世界關于中國問題的簡單介紹和梳理,而是以問答方式進行雙向互動。講好中國故事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講清楚中國的道理。該書圍繞著七個帶有全局性的“謎”和世界對話,既講故事更講道理,而且都是大道理。這些大道理講得越清楚,中國故事就講得越生動,世界對中國的認識就越深刻,中國和世界的關系也就越來越密切與和諧。

 

 

    本次會議由上海社科院、上海市社聯主辦,上海社科院世界中國學研究所、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上海國際經濟交流中心承辦。來自《社會科學》《探索與爭鳴》《國外理論動態》《文匯報》《解放日報》《中國社會科學報》《社會科學報》、澎湃網、國家圖書館、中國社會科學院、上海社會科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浙江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山東大學、湖南大學、寧波大學等國內各大媒體期刊以及高校和科研單位的40余名專家學者代表,以及主辦和承辦方的部分研究人員,通過線上下相結合的方式參會并作交流。



一级尤物精品视频在线播放_一级午夜A毛片_一级无码电影手机免费看_一级特黄录像免费播放1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